漫步北山街:那些会说话的老房子

仲向平讲座:西湖、名人、故居


 
观众全神贯注,非常入神。

 



如今的刘庄(西湖国宾馆)


坚匏别墅:西湖边仅存的3D园林(图片提供:仲向平)


        杭州网讯 北山路是时尚的,她又是传统的。一边是2012年的车水马龙,另一边,则是100年前静好雅致的岁月。

        8月28日上午,《名人讲堂》在北山街著名的老别墅——新新饭店内开讲,百余位听众在杭州市历史学会常务理事、老房子研究专家仲向平的带领下,重走这条在山水环抱中的老街。

        3000米,从东到西,数不尽的伟人英烈、才子佳人,道不尽雕栏画栋间的美丽与哀愁。

        仲向平说,北山街是杭州最精华的所在。当历史已经湮没,房子还在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 湘人毛泽东:直叫杭州做故乡

        讲西湖边的老房子,领袖人物是撇不开的一个话题,被称作“西湖第一名园”的刘庄,因为与毛泽东的一段渊源,变得更受瞩目。

        去年,经浙江省党史办权威发布,毛泽东一生中曾53次来杭州,在西湖工作、生活了800多个日日夜夜,他将西湖视为他在湖南、北京之外的第三个家,有时一年要来几次,有时一住就是半年,刘庄园内还保存有毛泽东当年读书处、采茶处等建筑。

        在西湖,毛泽东最喜欢的住所,就是刘庄。1953年,毛泽东在刘庄起草了中国第一部宪法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每每到杭州,他说的第一句话是:又到家了!

        期间,葛岭路30号(现在的北山街84号,汤恩伯故居)短暂成为毛泽东的临时办公室。每天下午3点,车从刘庄开出,毛泽东到办公室工作读书,直至第二天太阳初升,阳光并不刺眼时,再回刘庄休息。

        然而,1959年之后,毛泽东的步子,竟一次也没有迈进刘庄的大门,而是辗转去了汪庄。

        那时,刘庄已经很是破旧,抗美援朝胜利后,为了改善毛泽东的住宿条件,修缮改建刘庄的工程悄然进行,一年不到,刘庄就变成了一个美轮美奂的中式园林,同时将康庄、杨庄、李庄等五大庄园合并,成了现在西湖国宾馆的规模。

        当时,国家百废待兴,却为了修建一栋房子大兴土木,这让毛泽东非常生气,扔下一句:这么漂亮,我不住,你们住吧!随之拂袖而去。当天,他就搬到汪庄,再没有在刘庄住过一夜。

        在杭州,毛泽东踏遍了西湖的山山水水,他横跨钱塘江、游西湖;他爬山,从不走有游步道的山路,身后跟着警卫员,提着小凳子、水壶,经常是四五个人行走荒山野岭,在路边抽烟、歇息。

        透过那些斑驳泛黄的照片,可以感受到这位伟人,是在从自由审美的角度,热爱着西湖,享受着这片远离纷争的秀美山湖。

        坚匏别墅:西湖边仅存的山地园林

        这是个连名字都会被人念错的老房子。北山路32号,宝石山脚,隐匿在一段高高的白墙后边,就算天天经过这里的居民,也对她的历史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    这里的主人,是湖州南浔江南首富刘氏,清末民初中国最大的“房地产商”之一。在上海,刘氏家族开创了地产行业的半壁江山,如今人们看到的上海石库门、花园洋房都带有浓重的刘家印记。

        杭州北山街上的别墅,有一半都是刘家的产业。

        俞平伯写过一篇文章《坚匏别墅的碧桃与枫叶》,他形容这里“山桃妖娆,杏花娇怯,海棠柔媚,樱花韶秀,千叶桃禣丽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从清朝末年,到1935年,坚匏别墅的建造史整整持续了23年,成为第一个中西合璧的别墅。虽然早已不似俞平伯文中那般景色,但仍能从一扇窗、一块石、一座亭,看出这座“小刘庄”当年之盛景。

        她门口的古井,用汉白玉雕制而成;养鱼的池塘,是天然形成;园中那座小亭,因为与西泠遥遥相对,被唤作“东泠”;在小小的院落中,嵌着一汪碧水,塘中养莲,从而诞生个别名,叫“小莲庄”。

        因依山而建,亭台楼阁保存完好,可以和苏州园林相媲美,是杭州仅存的山地园林。

抱青别墅(图片提供:仲向平)


 
秋水山庄(图片提供:仲向平)


 
孤云草舍(图片提供:仲向平)


 
红白相间的窗棂,仲向平称之为“惊鸿一瞥”(图片提供:仲向平)


        抱青别墅:葛岭下的岁月,一生最美的时光

        因为临街,百年老楼抱青别墅成为北山街标志一景,赭红色的砖墙,拱形门串起一条走廊,定格在不少新人一辈子的纪念中。

        这座同样出自南浔富贵之家的别墅,30年代时曾被改建成葛岭旅馆,成为当时西湖边最奢华的酒店。

        舒适的房间,冷热水随时供应,甚至还自备船舶,可通过房前的水渠直达西湖。

        试想,清晨,划着一叶小舟与爱人在西湖中荡漾,在漫天星斗时再划着小船回到围墙中的私家水埠,这是怎样的生活趣味,怎是普通人可以想象的?

        这样的日子,让蒋碧微陪着张道藩,度过了人生中最后三个月的美好时光。在抱青别墅,张道藩心有戚戚:葛岭下面的岁月,是我一生中最惬意的岁月。

        有悲凉、有满足,更有对人生的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    那些,我们不知道的别墅故事

        仲向平曾做过一个统计,在北山路以秋水山庄为圆心、500米为半径画一个圆,里面就有50多幢老宅别墅,这种密度怕在上海、北京也无法找到。串起散落在这些老房子中的一个个故事,就仿佛看到了一部中国近现代史的缩影。

        还有些故事,今日听听,也非常有趣。

        北山路43号,菩提精舍的大门永远都是紧闭的,这不是在拒绝参观者,这座房子在建造之初,就不曾对外示人——它是用来做闭门思过用的,主人是浙江和上海的24个大老板,女眷不能进入。

        当年,24个老板以抽签的方式决定思过顺序,他们中,有冠生园的老总,梅林罐头的老总,思过的内容,大多是商战中的经验教训。后来,这里变成了接待外宾的地方,蒋经国住在西湖边时,也曾在这里宴请,但里面只能放下一张桌子。

        孤云草舍在新新饭店旁边,在北山街的别墅群中,算得上体量巨大的一款。在这里,曾做出过炸毁钱塘江大桥的决策,让杭州避免了抗日战争的烧杀抢掠。

        北山街别墅可以根据界碑清晰断代,1937年之前建造的,墙角下都有界碑,而1937年后,除非公共建筑,界碑已经不复存在了。



转载请注明地址:http://www.hangzhoushizx.com/hzsjt/30.html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